昨日中午,陳華清陪妻子做完透析後便來到顧客家開始了裝修工作
  見習記者胡鼕鼕 攝
  記者龔平
  昨天上午,陳華清發動摩托,帶妻子胡傑梅趕去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。胡傑梅患尿毒症,通過透析維持了4年生命,靠的就是陳華清用一把泥瓦刀貼瓷磚賺的錢,江夏大橋新區大花嶺的鄉親們都誇他是個“情義男”。
  妻子:“挺麻煩的病,不想診”
  9年前,胡傑梅手關節發出不明原因的痛,伴著發燒,臉上起斑,後確診為紅斑狼瘡。經多方診治,5年後,胡傑梅的病發展成尿毒症。
  在醫院拿到結果,胡傑梅和陳華清攤開談,“不想診了,把錢留給娃讀書算了。”他們有兩個女兒,胡傑梅心裡清楚,治這病要麼換腎,要麼透析。“一透就下不來,月月燒錢!”隔壁村裡有人得過這個病,“一年不到就走了”。
  陳華清不願意,“你走了倒快活,孩子這麼小。再怎麼,有個娘叫,都比沒娘強。”
  胡傑梅是江夏大橋新區大花嶺村一名普通農村婦女,沒有工作。為給妻子治病,陳華清的貼瓷磚手藝,成了給妻子治病和全家人的生活來源。胡傑梅已喪失基本勞動力,在家裡做個飯都頭暈。陳華清只能在家門口打工,好照顧家。每天貼完磚,就趕回去給愛人做飯。近期,隨著胡傑梅身體好轉,陳華清有些開心:“偶爾回去也能吃上老婆做的飯。”
  丈夫:接不到活 就沒錢繳藥費
  每天,陳華清就在江夏區紙坊城裡接活。他一天要工作10個小時,貼磚10多個平方,一般的工人只做7個小時。“一天能賺個兩三百塊。”貼磚最難受是冬天,戴著手套,拿泥刀貼不准,不戴又冰人。再就是切割時的粉塵,嗆人。
  在透析病房,他見慣了生離死別,“有的人透著透著,就走了。”陳華清對妻子的病卻越來越有信心,日常村裡對他有幫扶,加上醫療報銷,個人用於治病的錢每月在兩三千元。孩子們也一天天大起來,大的已讀高中,會幫著買藥了。
  陳華清做的都是零活,靠熟人介紹。他最擔心的是,今天的活做完了,明天接不到活,那樣他會為透析的錢發愁。他說,今年活比往年少,只賺了一萬多。每次一結到工錢,馬上就到醫院繳透析費。現在已經欠醫院的費用三個月,好在有一筆工錢馬上要發了。
  胡傑梅每天最盼丈夫回家,那樣有人可以陪著說話。有時也會鬧點小矛盾,胡傑梅當著愛人的面檢討:“我的脾氣不好,都是他讓著我。”有次,她賭氣不吃飯,最後愛人捧著飯菜遞到跟前,她的心就軟了。
  面對無休止的透析,今年43歲的陳華清拍了拍胸,“我再做十年沒得問題,她也能再活十年!”
  有願意為陳華清師傅提供貼瓷磚活的(限江夏區),可與其本人聯繫,電話13871135935。
(原標題:“情義男”靠泥瓦刀延續妻子生命)
創作者介紹

老是愛東扯西

mzqvmtgbpil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